页面载入中...

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美术作品展亮相国博

  评剧的行当是随着评剧的发展历史,经过不断丰富和完善而逐渐形成的。评剧的前身“蹦蹦戏”曾经历了“对口戏”、“拆出戏”两个阶段,那时的行当也不象现今这样分明。经过1909年至1921年的重大改革,评剧成为一个大剧种。评剧的行当,也依据表演的需要吸取京、梆等剧种的行当分类经验,逐步形成生、旦、净、丑门类齐全的规模。

  “对口戏”的行当是一旦一丑,旦角称“上装”,丑角称“下装”。这种形式系由冀东大秧歌中民歌小调对口唱衍变而来;“上装”、“下装”是以第三人称叙述故事并分别表演剧中人物(如《西厢记》,“上装”要表演红娘、莺莺、老夫人三个角色)。由于这种表演的局限,表演者不能以剧中人物来固定着装和勾画脸谱,因此他们的最初装扮是“上装”(旦角)彩扮,身着裙袄或彩裤褂,手持折扇、手帕;“下装”(丑脚)头戴毡帽或头巾,身着茶衣、腰包,手持竹板或霸王鞭。

  “拆出戏”亦称“三小戏”。系由“对口戏”演变而来,以代言体、单折式、分场式为其戏剧结构基本体制。上演的剧目虽短小,但首尾相接,故事连贯,具有中心人物和配角。至此演员便依据角色人物性格,有了明确的分工,逐步由“上装”、“下装”形成“三小”行当,即:小生、小旦、小花脸(丑)。“三小戏”,初以小生、小旦戏为主,丑脚居于次要位置(《回杯记》的王计(家人)为丑扮)。随着“拆出戏”的剧目不断增多,所表现生活内容不断丰富,相应的也出现了老生、老旦、彩旦等行当。

  能让叶嘉莹滔滔不绝的,是她七十三年的执教经历。原计划一个小时的见面活动,因她十分健谈而持续了一个半小时。

  和以往总喜欢站着讲话不同,虚岁95岁的她现在走路需要人搀扶,听力也有所衰退,但思路十分清晰,精神也非常矍铄。

  “我这个人什么都不会,除了喜爱诗词之外就别无所长了。”

  虽然在外界眼中,叶嘉莹是有着传奇经历的“叶先生”,但她自己却十分谦虚,认为除了对诗词的热爱,并无任何可炫耀。

admin
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美术作品展亮相国博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