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刘震云获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

  孟弘毅称,“我在中央纪委工作期间,利用十多年的时间,在自己所联系的地区,逐渐地编织起了自己一个关系网。我呢,就把这张网当作自己为其他人员和商人老板办事的一个途径,利用的呢,是自己和其他地方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和影响力。”

  专题片披露,孟弘毅和一些商人老板交往密切,最终也因此泄露了办案机密。当时,他所在的处室正对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展开初核,有两名辽宁老板主动向孟弘毅提供各种物质享受,并向他打听消息。

  孟弘毅就此谈到,“给我提供了这种,一些我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一些物质享受,对方也给我承诺过,利用他的平台和关系帮助我,引荐一些关系,实现我尽快地提拔。我在这种利益,物质利益和政治利益的这种双重诱惑下,我所了解的信息给他们透露一点,一方面是说表示我对他信任吧,对对方的信任;再一个呢,也想展示一下自己掌握一些内幕的情况。”

  在《短信长别》里,这个事件变成了一首歌,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,某家酒吧的某个夜晚,一首民谣唱出了这个故事,歌曲每一节的结尾,歌手都感叹道:“那个孩子就是我!那个孩子就是我!”

  (彼得·汉德克)

  母亲向我描述的其他事件,大多数都涉及她直系或旁系亲属,而且主要人物几乎总是她两个兄弟中的一个,他们都在“二战”中“为光荣的土地而牺牲了”。让我试着重述这些讲述中的两个片段,它们都很简单,但是对我选择成为作家具有决定性意义。

admin
刘震云获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