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程学源当选为中国侨联副主席

  怀揣着一颗有担当的心,任何高山险壑,也无法阻拦砥砺父子前行的脚步。人们常说,路是脚踩出来的。而他们以为,路,是从心底开出来的。心底的路有多宽,脚下的路就有多宽;心底的路有多长,脚下的路就有多长。

  8月6日下午3点多,记者电话采访到了大牛小牛,此时父子两个正在去曲阜的路上。“为了做‘书香门递’,我也是拼了!做公益就是一个举手之劳,也就是送人玫瑰,手留余香的感觉。”

  大牛对这次公益活动总结成“一二三”,即:一车(房车)、二牛(大牛和小牛)、三旅(探亲之旅、爱心之旅和书香之旅)。

  2017年12月,笔者在安徽绩溪收藏圈得到了一部新月书店1928年6月初版本《白话文学史》签赠本,扉页有胡适毛笔亲书:“送给健行,并谢谢他给我重校此书。适之。十七,九,廿四”。可以说,这对于《白话文学史》研究及胡适研究,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新发现。

  经考证,健行即程健行,安徽绩溪仁里人,时任上海亚东图书馆编辑,曾帮助汪协如女士校点《缀白裘》。已故中国出版家协会主席、中国翻译家协会副主席王子野先生1983年8月18日在为汪原放《回忆亚东图书馆》一书所作序言中说:“最后再交代一下本书前的亚东图书馆编辑所同人合影的来历。这张照片是我父亲保留下来的遗物,去年我侄儿回绩溪老家去找来的,照片前排左起第四人程健行就是我的父亲。他是一个旧学很有修养的人,工作认真踏实……可惜他在一九三O年春就去世了,年仅三十五岁。父亲去世后留下寡母和五个孤儿,我居长,才十四岁,最小的弟弟才三岁。不用说,我们家庭里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。于是托人将我介绍到亚东去当学徒,这样我就在亚东工作了四年(一九三O年——一九三四年)……书后的亚东图书馆同人名单中的程敷铎就是我的原名,改用今名是一九三八年到延安后开始的,姓王是随母姓”。

  据上可知,程健行是王子野先生的生父,于1930年英年早逝,也就是说,他在重校《白话文学史》后不到二年就去世了。同时也可以推断,王子野先生应该从未见过他父亲的这个重校本,也从来不知道他父亲曾为胡适著作做过校正的事,否则,他在生前一定会有这方面的文字提及。

admin
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程学源当选为中国侨联副主席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